厉害了!发现“天使粒子”的华人科学家也是风险投资家:已投30家公司

深圳新闻 浏览(758)

在中国政府鼓励科学家采取更多类似企业家或投资者的身份的背景下,活跃在中国的斯坦福大学中国物理学家张首晟为中国同行树立了榜样:刚刚带领团队证实“天使粒子”存在的科学家,也是一家专注于高科技产业的风险投资公司的创始人。

学术期刊《科学》在线发表了一项由许多科学家共同完成的研究结果,他们发现了一维手性Mayonnafermion存在的证据;这项研究由洛杉矶加州大学王康龙的研究团队领导。张首晟团队是参与者之一,张给它起了个绰号“天使粒子”。中国科学院理论物理学家张富春(Zhang Fuchun)在对科学媒体《知识分子》的解读中表示,这种费米子轨迹的发现“对于解释宇宙中各种未知问题具有重大意义”,也有助于推动量子计算的研究进展。

张首晟的“丹桦之都”位于他任教的斯坦福大学。一方面,它主要投资于美国西海岸的技术创新公司,专注于“人工智能、机器学习、大数据、物联网和精密医疗”行业。另一方面,它也希望将相关技术引进中国,并在中国找到合适的投资目标,“充当中美之间的技术桥梁”此前,丹桦资本已经完成了两笔美元资金的募集,投资于斯坦福大学师生和硅谷的创新公司。

对于一家主要在美国筹集资金和投资的风险投资公司来说,把握中国技术投资的脉搏似乎并不容易。此前,张首晟告诉腾讯财经,丹华资本正在设立一个约10亿元人民币的基金,投资中国科技初创企业。他希望“提高投资过程中的评估能力,找出哪些科研成果可以投放市场”,但他也承认“中国没有那么多高技术含量的公司”

与“高科技公司不多”的现实相比,兴奋的投资者在技术领域投入了大量资金。这种情况的背景是商业模式创新的爆炸式增长阶段已经过去,更多的投资者期待新技术带来的资本增值。张首晟说,“高科技投资太多”。这位资深科学家说,“如果我能把硅谷和斯坦福的项目介绍给中国,如果这些项目发展起来,首都会更加平衡。目前的不平衡在于资本更多,项目更少。”

作为风险投资领域的后来者,张首晟希望抓住机遇,超越中国风险投资的重心,从商业模式转向技术创新。“商业模式创新的竞争将非常激烈。有必要对它们进行升级(已建立的机构),”张首晟说。“但改变投资公司的基因真的不容易。有必要吸收新鲜血液,让年轻人有玩耍的空间。”

至于从科学研究到投资的角色转换,具有科学家和投资者双重身份的人总结道,“在最深层次上,研究和投资是相似的:如果你找到一个目标,应该需要很多时间,但大多数时候,你都在寻找实现‘零对一’创新的目标。这需要来自各个方面的灵感。科学成功的关键是选择正确的方向。想象力和远见远比执行力更重要。科学和投资都是如此。”

为了提高中国科研成果产业化的效率,张首晟建议“教师应该与风险投资有足够的接触和相互理解,以弥合差距33,354。许多老师不知道风险投资。”他说,中国科技企业家已经实现了世界级的执行力,但他们仍然需要方向指导。“这正是我擅长的。这是我能取得巨大成就的时候了。”

张首晟所在的斯坦福大学是美国“产学研”一体化的标杆,“丹桦资本希望将斯坦福大学的成功模式引入中国”。张首晟说斯坦福大学正在鼓励科研人员开始他们的研究

尽管这一数字很小,但事实上在中国,科学家已经扮演了更多企业家或投资者的角色。张首晟称赞语音识别公司“HKUST迅飞”。这家公司的发展历史与斯坦福的许多初创公司相似。1999年,26岁的中国科技大学博士生刘庆峰和他的同学创办了这家公司,该公司后来占据了中国语音识别领域的最高地位。基于大学的科研成果,它为用户提供丰富的语音识别服务。

然而,与HKUST迅飞等“他者”相比,中国大多数科研机构市场化程度不高。政府有形的手在宏观和微观层面对科学研究都有很大的影响。这是中国政府呼吁在科学研究中引入更多市场力量的原因之一。鼓励科学家承担更多类似企业家或投资者的角色是这项努力的一部分。

同样,这位强调市场作用的投资者批评了政府在风险投资领域的过度干预。“一般来说,政府更适合制定大规则。它不应该太小心。它不应该把看不见的手变成看得见的手。它不应该直接参与选择谁赢。”关于政府基金在风险投资中的运作,张首晟表示,“政府引导基金作为母公司投资风险投资基金,让风险投资基金选择投资项目而不是直接投资,这将是更明智的做法。”

丹桦资本官方网站显示,该公司已经投资了至少30家初创企业,包括开放数据分析平台GoodData、增强现实平台Meta和轻型现场应用技术公司Lytro。

[本文由合作媒体授权的投资界转载。这篇文章的版权属于原作者和原出处。这篇文章是作者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投资界的立场。请联系原始作者和原始来源以获得授权。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联系(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