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叉性金融业务反洗钱监管探析

深圳新闻 浏览(1153)

近年来,随着金融市场改革进程的加快和金融业混业经营探索的不断延伸,传统金融机构基于交叉整合的业务合作逐渐深化,交叉金融产品不断涌现。然而,虽然跨领域金融服务提高了金融服务的效率,创造了利润空间,但跨领域金融服务引发的洗钱风险也日益增加。跨领域金融业务的洗钱风险管理是当前反洗钱监管的重点和难点。

Concept of Cross Financial BuSINESS

Cross Financial BuSINESS是指由不同类型的金融机构联合开发设计的金融业务,目的是满足客户多样化的金融服务需求,整合各行业的业务特点。交叉金融服务的主要提供者可以是银行、保险、证券和期货、信托、基金、资产管理机构等。所有机构都打破专业分工,根据自己的业务特点进行合作。跨金融活动分为两个层次:一是金融机构以业务和产品为载体,跨越货币和资本等多个金融市场的子市场;其次,金融机构通过获得各种金融许可证和通过跨市场机构实体开放资本、货币和保险市场来从事银行、证券和保险业务。后者对于中小金融机构来说更难参与,因此目前跨境金融业务的主流模式仍然是通过产品创新和业务合作实现跨境市场运营和交易,这也是跨境业务洗钱风险应该关注的主要方面。

跨境金融服务洗钱风险的特征

从风险管理的角度来看,分业经营模式的优势在于通过在不同类型的金融机构之间建立金融风险“防火墙”,防止风险在不同市场之间扩散。然而,在实现金融工具创新和金融服务一体化的过程中,交叉金融服务打破了风险“防火墙”,产生了跨越行业风险边界的洗钱风险。例如,一些利益集团通过交叉金融业务改变交易目的和交易对手,或者转移资产以规避监管政策或降低会计成本,从而实现资本套利。另一个例子是,交叉金融业务涉及复杂的委托代理结构,一些利益集团容易利用信息不对称来掩盖交易性质,造成“利益转移不当”和“合谋”等风险。此外,跨境金融业务参与者众多,难以实现业务结构、资本属性、运营管理和配置处置等方面的全面管理,导致系统盲点和管控漏洞。

跨领域金融服务中的洗钱风险具有以下特点:第一,隐蔽性。贯穿各领域的金融服务通常以众多参与者、金融工具的广泛使用和复杂的委托代理关系为特征,这使得它们的洗钱风险不太明显,因而更加隐蔽。第二是复杂性。在分业经营模式下,不同金融形式的洗钱风险特征是不同的。然而,随着跨领域金融服务在组织形式、业务形式、交易主体、管理结构等方面的复杂性,洗钱风险的复杂性凸显出来。一些交叉性金融产品可能在不同的环节和流程中表现出不同形式的洗钱风险特征,或者可能衍生出传统的单独操作形式所不具备的特征。第三是传染性的。金融机构在促进双方业务交叉融合的同时,不可避免地加深了双方在客户、产品、资本等方面的联系,对跨业务的管理要求逐渐趋同。这使得交叉金融业务的洗钱风险在一定程度上具有传染性。单一机构和单一市场的洗钱风险很容易扩散或渗透到其他金融机构,并在金融子市场之间进行。

跨境金融业务反洗钱难点

(1)很容易被用作逃避监管的工具。首先,随着跨行业业务的增加,交易主体可以通过复杂的交易过程和手段掩盖资金的真实来源和方向,掩盖交易的真实主体、内容和背景,规避行业监管,达到获取不正当利益的目的。其次,规避监管衍生的交叉性金融产品会使资金运作复杂化,导致风险传递路径更加复杂,参与机构之间职责分工不明确,风险发生后无法及时采取控制措施。第三,参与者不能充分披露信息,监管机构之间缺乏协调,使得投机者能够利用系统漏洞,规避最新的监管要求。

(2)监管体系针对性不强。虽然《商业银行法》等法律法规对我国金融业的交叉管理制度进行了界定,但对交叉过渡领域没有明确规定,金融机构缺乏有效的金融产品研发制度基础。此外,虽然现行反洗钱法律法规不断完善不同行业的差异化监管和履职要求,但行业适用性仍然不足。面对金融产品和金融工具的创新以及金融业务交叉整合后复杂的业务关系,一些监管要求过于宽泛,适用性和针对性不够,容易造成监管的“真空地带”。但是,金融机构反洗钱工作中仍有许多环节处于“表面合规”状态,对业务和产品风险认识不深,反洗钱内部控制体系的有效性较低。

(3)监管有效性不足。目前,“一行两会”监管框架存在跨行业、跨市场监管的制度局限性,而分业监管与跨行业金融业务之间存在制度矛盾。金融机构的跨业务范围和风险暴露跨越传统的范围和领域。在这种情况下,行业监管可能导致性质相同的金融服务的不同监管环境,增加监管套利空间,削弱监管信息的完整性。监管当局的信息不对称将在反洗钱领域造成明显的监管滞后效应,使创新金融工具能够绕过现有监管框架。现有的反洗钱监管措施落后于一些跨领域金融业务的发展。

(4)缺乏内部信息披露机制。通过交叉金融服务在机构和市场之间建立直接或间接交易链,这成为交叉金融服务洗钱风险的传递基础。降低风险的有效方法是增加内部信息的透明度和公开性。然而,在实际工作中,金融机构出于自身利益考虑,缺乏对交叉业务信息披露的主动性。即使披露也不能保证所披露信息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全面性。参与机构之间“分散”和“保留”的信息披露以及信息传递的时滞将导致洗钱风险的扩散,而这种扩散不易及时发现。一家企业的洗钱风险最终可能扩散到许多企业,甚至整个市场。

(5)客户尽职调查困难。一方面,交叉金融服务形成的金融产品链很长,涉及许多利益攸关方,基金提供者、桥梁使用者和需求者之间的权利和义务不明确,责任界定不明确,信息共享不及时。因此,客户尽职调查的有效性无法保证,交易背景的真实性无法验证,客户识别结果的准确性和可信度降低,直接增加了反洗钱后续工作的难度。另一方面,根据现行的财务会计制度,大多数交叉性金融业务都被列为银行的表外业务,这不利于有效识别交易的真实背景和实际受益人。

(6)交易监控分析系统尚未建立。目前,我国反洗钱可疑交易报告监控系统主要基于“自定义监控标准”报告模式,由机构决定是否报告可疑交易。跨境金融服务涉及银行、保险、证券和期货、信托、资产管理和其他行业。各个领域的反洗钱监控水平和方法存在很大差异。此外,跨境金融服务可能在一定程度上分裂资本链,混淆资金性质,模糊交易目的,从而增加交易监测和风险预警的难度。

监管对策和建议

(1)探索“职能监督”模式。为避免分业监管和跨行业经营造成的监管盲区及由此带来的洗钱风险,反洗钱部门应积极探索“职能监管”模式。以金融产品和业务的基本功能为切入点,通过建立科学的监管规则和监管合作机制,确保监管要求的稳定性、一致性和互补性,更好地实现金融业务的跨产品、跨机构和跨市场监管,满足金融市场向混业经营发展过程中的监管要求,在进行有效监管的同时,保证跨领域金融业务的有序发展。

(2)完善监管体系。应该为贯穿各领域的金融服务建立一个完整的体制框架。在充分调查金融市场的基础上,完善现行反洗钱法律法规体系,细化相关服务的管理方法和实施细则,提高监管体系的适用性和覆盖面,有效防范跨领域金融服务的洗钱风险。进一步明确跨领域金融业务反洗钱监管的职责分工,明确监管边界,为中国人民银行反洗钱监管提供有力的制度保障和工作基础。

(3)加强监管部门之间的沟通与合作。作为反洗钱的行政主管部门,中国人民银行应与各行业监管部门协调,建立跨领域金融业务共同治理机制,通过“信息通报”等方式交流监管信息,防止跨领域金融业务因信息分散而成为监管“孤岛”。与此同时,应建立信息咨询和风险评估机制,围绕监管责任讨论跨领域金融业务各个环节可能存在的风险,并共同研究风险监测和预警方法。推进联合检查,加强跨领域金融业务监管,实现监管协调。

(4)完善信息披露机制。金融机构应增加跨领域金融业务的披露,特别是在反洗钱领域。开展业务前应制定有效的信息披露计划,确定跨领域金融业务的披露范围,明确信息披露责任,细化信息披露流程,信息披露内容应满足各机构反洗钱工作需求。

(5)建立有效的风险评估机制。跨领域金融业务应开展以风险为导向的反洗钱工作。从金融机构的角度来看,要有效评估各种业务和产品固有的洗钱风险,特别是要加强对交叉金融产品和流程的综合评估,充分反映各环节可能存在的洗钱风险,并在此基础上加强内部风险控制和整体流程风险控制;从监管部门的角度来看,中国人民银行应根据各行业的特点,与各行业监管部门密切合作,对跨行业金融业务的洗钱风险进行评估,建立重点监管对象、领域、内容和环节。同时,完善风险评估指标,完善评估体系,为金融机构风险管理提供指导。

(6)采取“渗透”监督措施。“渗透”监管是指交叉金融业务的资金来源、投资者和中间环节与最终投资“渗透”相联系,通过全过程判断业务本质,并根据业务属性和功能实施相应的监管规定。通过渗透监管的方式,有针对性、有目的地检查所有业务环节和流程是否合规履行职责,反洗钱相关工作是否能够全面覆盖,参与机构的权责划分是否明确,交易主体是否到位,交易背景是否真实完整。

(作者是中国人民银行长春中心支行副行长)

(责任编辑:HN6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