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期留学大作战 心理健康PK名校情结

深圳新闻 浏览(1863)

?

出国青少年学习心理健康PK精英学校综合体

9月放学后的第二个周末,来自英国着名寄宿学校的17名校长和招生人员聚集在上海。在两天的时间里,他们不得不采访了数百名7至15岁的年轻人,他们想去英国念中学。

“过去几年,英国女子学校在上海招收学生也提供了一天的考试时间。去年,他们将考试时间增加到四天,申请人数增加了三倍或四倍。教育机构郑清地区总监徐栋介绍说,她的机构已经连续五年组织了英国的高中来北京和上海进行面试。“英国的学校越来越有动力,而且数量越来越多。申请人也急剧增加。”

北京大学中国教育财政与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联合出版的

《中国教育新业态发展报告(2017)基础教育》表明,中国学生具有年龄,文明和正常化三个特征。例如,在中国赴美学习的中小学生人数从2006年的1,000名增加到2016年的33,000名,呈指数级增长。

然而,年轻时的学习现象也带来了一系列问题,例如外国留学生的小心理问题和交友问题,这些已成为父母关注的热门话题。

女士。林带着她的13岁儿子接受了两所英国寄宿初中的采访。她告诉《中国青年报》和《中国青年网》记者,这个孩子一直在上海的公立学校读书,虽然她的学业成绩出色,但是她仍然担心自己的孩子能否融入英国生活。 “食物,衣服,住房和交通是否居第二位,主要是他是否可以在英国。交上朋友吗?你能有一个健康的头脑吗?”

如果您可以申请到英国的初中,林女士的儿子将在14岁以下的青少年时期在英国学习。 “一个学期也是四个月。如果处理不好,这个年龄的孩子很容易出错。”

吸引父母参加“冒险活动”是一种先进的教育理念,也是享有很高声望的入学率。例如,在上海注册的阿宾顿高中,有44名学生在2017年和2018年申请季度进入牛津和剑桥。摩门教徒学院的学生在一年内收到了22条来自世界着名学校的录取通知书。来自Kateham学校的50多名毕业生正在牛津和剑桥学习;每年有80%的圣斯温大学学生进入罗素集团大学,还有10%的学生进入牛津大学和剑桥大学。

这些都是年轻学生学习的重点。更有可能招收外国着名大学。

拉菲(Rafiee)是加拿大多伦多麦卡尼中学的校长,他认为,尽管孩子越早被派出国进入一所好学校,但六年级的机会还为时过早。 “最好的时间是从9年级到10年级,大约15年。这时,孩子已经形成了自己的性格,并拥有更多的学习语言的能力。无论是接受语言教育还是过渡到当地的高中,进退都很方便。“

Sam现在是英国牛津大学的学生。当他还是一名高中生时,他离开父母到英国学习。他还面临许多不兼容的问题,但幸运的是,他知道他在高中的主要任务是学习。 “如果我去英国初中学习,很难想象会发生什么。”

Sam现在,Sam利用自己的经验来帮助有相同学习需求的国际小学生。在为朋友的孩子蒂姆(Tim)学习时,他发现蒂姆(Tim)有良好的学习成绩。在中国学习期间,他是一名校长。在美国读高中时,蒂姆不如北京的室友特里那样受欢迎。特里不如他,但体育天赋很好。萨姆说:“蒂姆与人互动的能力显然不足以适应外国的“多重评估”系统。

事实上,许多国际留学生面临着同样的问题:我是中国的学生,我的同学喜欢和我一起玩。我如何无故出国?

艾玛范伯根是一家教育机构的联合创始人。她告诉记者,应对青春期留学,家长与学校、孩子与家长、孩子与学校之间都需要加强沟通,“家长发现一些小问题,应该与学校沟通,一起帮助孩子解决问题。”此外,她认为“家长给予过多压力”也是造成青春期孩子在外留学不适应的重要原因。

一些家长的误区是 孩子在国内学习出现问题,可以送去国外上学放松放松。但实际上,在海外就读的中学生不仅要面临周遭环境的巨大变化,还会面临更加多元的竞争压力:参加更多的社会活动、各类体育运动甚至比赛,同时学术上也要有所进展。

上海一家知名儿童医院心理咨询科主任罗时(化名)告诉记者,自己就碰到过这样的家长。孩子在国内学习压力大,出现了厌学等心理问题,家长为了解决问题,把孩子送到国外“轻松一下”,结果问题反而更加严重。

资深国际教育研究者赵庆华曾在媒体撰文提醒那些送低龄少年出国留学的家长,不要长期忽视留学生的心理健康问题。

实际上,很多来华招生的英国中学也注意到了中国家长的这种担忧,他们总是在不同场合被问到“如何关心、照顾小留学生”“如何让小留学生尽快适应”这样的话题。

凯特汉姆学校是一所以数学、科技见长的中学,它的招生官Matthew Godfrey告诉记者,学校里的国际留学生闲暇时间通常会待在“创新中心”,那里是师生们聚会的场所。学生可以跟着老师做一些创新小发明,交流氛围浓厚,“有专人负责学生的生活起居,不管你参加升学考试还是艺术、表演类的活动,都有同伴陪同,我们会给学生安排很多有趣的活动。”

米尔菲尔德学院的招生官James Postle经常被家长们问起“晚上如何处理孩子们的手机”的问题。他告诉记者,学校里会有固定的“手机排毒”时间,比如餐厅用餐和晚上8点半以后,孩子们都不能看手机。“晚上我们会统一没收手机,同时告诉他们,明天早上你又可以用了”。

圣斯威辛学校是一所女校,招生官Kate Cairn介绍,这里的新生会在开学第一天与高年级学生结对。此外,学校还会有一个由辅导老师、高年级学姐和教育关怀副主任、女校长本人、宿舍长共同组成的团队,专门照顾新生。

赵庆华建议家长把孩子送出国门之前,应该对孩子的留学国家和学校有所选择,而不能盲目跟风。在他看来,家长不是放手就行了,要不怕麻烦、不辞劳苦,事先做好功课,了解了孩子留学国家的社会状况、风土人情等,才能真正做好孩子的指导和参谋。

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 王烨捷 来源:中国青年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