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铂金”女代驾:曾有客户发现是女司机,三次取消订单

深圳新闻 浏览(1816)

  原标题:80后“铂金”女代驾:曾有客户发现是女司机,三次取消订单

  深夜的长沙,酒店、KTV、酒吧门口,代驾司机守候在此,载着意兴阑珊的人们回家。

  80后黄海艳是长沙代驾司机中为数不多的一名女代驾。长沙滴滴出行平台数据显示,在代驾司机中,女性司机占比仅为1%。偶尔出现的女司机格外引人关注。

  黄海艳说,随着交通安全意识的不断提升,代驾司机成了热门职业。深夜穿梭大街小巷,狭小的空间充斥着顾客呼出的酒精味,代驾司机将他们送到目的地,也收获一个个或疲惫、或兴奋、或失落的人生片段。

  9月16日晚,长沙市新韶中路,正在为客人代驾的黄海艳。 组图/记者杨旭

  

  发现是女司机 客户三次取消订单

  “滴滴滴”,9月16日晚上7点,黄海艳的手机中传出客户叫单的提醒声。黄海艳响应的时间很快,点击线上接单,立刻给客户打电话:“您好!我是代驾司机,很高兴为您服务,请问您现在具体位置在哪里?”

  完成这样的动作只需要8秒。而8秒之后,是一场不确定的等待。

  一年半前,黄海艳转行成为一名女代驾司机,一台电动单车,两台手机,一个充电宝,一副眼镜,就是她的工作行头。“偶尔还会带上一个水果,得空了填饱肚子。”黄海艳说。

  “接到我的电话,顾客总是特别惊讶‘还有女司机啊!’”黄海艳身材消瘦,留着齐肩中长发,看上去柔柔弱弱,但语言间带着一股稳重。顾客在途中,往往会因为她的车技和态度,改变对女司机的刻板印象。

  但也有人,没有给她表现技术的机会。黄海艳回忆,去年有位男车主,连续发了三次代驾订单,因为系统自动派单的缘故,都被在附近的黄海艳接到。男车主说自己点错了按键,没有代驾需求。当黄海艳离开后,男车主又通过系统叫了一位男代驾。这让她略微有些难过。

  湖南钢材大市场附近,正前往接单地址的黄海艳。

  

  失恋的乘客 女车主下车后还拉着她聊天

  城市的喧嚣,是在关上车门的那一刻开始或结束的。对于那群活跃在深夜与凌晨时分的人来说,代驾司机无疑是他们连接归途的重要一环。在途中,黄海艳围观着一个个不同的人生片段。

  黄海艳说,为情醉酒的人,从脸上失落的神色中就能看出来,但除非顾客自己讲,她从不多问。

  往往女生更愿意分享自己的故事。曾有一位漂亮的宝马女车主,在闺蜜的搀扶下坐上车。女车主途中向黄海艳哭诉,自己在银行工作,有车有房,身边的追求者众多,但大多都图自己的家庭条件,她期待中的真爱一直找不到。她甚至期待有人能骗骗她,只要让她高兴一下就行。黄海艳劝她不要将注意力放在感情上,到达目的地后,女孩仍不愿下车,请求黄海艳陪着她在小区门口坐坐。还有一位23岁的男医生,与女友总是闹矛盾,读不懂女生的心,也向黄海艳求助答案。

  对于这份“信任感”,黄海艳的理解是,在送顾客回家的路上,代驾司机还扮演着知心人的身份,一边“渡车”,一边“渡人”。有些顾客对她的服务很满意,顺带说一句“以后有什么需要可以找我”。

  黄海艳并不会把这些话放在心上,“他们都是说过就忘的”。

  暖心的顾客 下雨天车主把伞送到她手上

  黄海艳的等级是“铂金”,这是平台第二档高级别,仅次于“钻石”。据了解,等级与活跃、服务、贡献三种经验值有关,等级关乎着她的接单效率,而升级最关键的除了接单量,就是好评率。黄海艳非常珍惜自己日积月累攒下的信用分,这直接关联到她的收入。

  “每次接单遇到的车型都不同,适应驾驶需要一段时间。”黄海艳说,有些车主不太理解代驾司机的工作。一次有些委屈的代驾经历,在她心中留下了深刻印象。

  去年7月,黄海艳接到一位长安车主的订单,车是手动挡。黄海艳很少驾驶这种车,一开始开得有些慢。车开了差不多100米的时候,车主妻子用长沙话说要进挡。黄海艳没听懂,以为车主妻子不是对她说的,继续以慢速驾驶。这引起车主的误会,一度要投诉她。黄海艳建议车主放弃订单,再寻找一位代驾司机。车主以为要多花一笔代驾钱,始终不愿取消订单。直到黄海艳表示,自己可以承担这笔车费,对方才作罢。

  比起倒贴钱,黄海艳更怕车主投诉。平台对于投诉处理非常严格,一旦有投诉,需要连续十五天每天去公司重新学习,这对代驾司机来说,损失比较大。

  但在黄海艳看来,暖心的顾客无疑是大多数。一次代驾中,一辆电动车追尾她驾驶的车辆,车主发现电动车主是聋哑人,用纸笔询问电动车主是否受伤,未提及任何赔偿要求。到达目的地后,天下起大雨,得知黄海艳没带伞,车主将自己的伞送到她的手上。

  “每次遇到这种暖心事,都能让我对工作多一份感恩和坚持。”

  自我减压 鼓励自己明天说不定就会好起来

  每天第一单,黄海艳会在离家不远的地方接到订单,但收工前的最后一单,有可能离家几十公里。每晚8点之后,代驾司机们开始出动工作,接单分为线上及线下两种,但黄海艳更倾向于线上派单。

  她总结了不同时段的接单规律,晚上8点到10点,生意在全市各大酒店附近,因为吃完饭的车主们刚好准备回家;10点之后,生意集中在城区各大KTV、酒吧门口,有些车主发出订单,不是为了回家,是赶下一场聚会;12点之后,夜宵摊点集中的地方,成为代驾司机争先恐后赶赴的地点。

  这些经验,促使黄海艳在可控的范围内有效率地追逐订单,但她很少给自己加量,“一晚能做六七单就不错了。”

  偶尔也有生意差的时候。有时候一整晚只接到两个订单,收入不足100元,失落之余她也会给自己鼓劲,第二天说不定就会好起来。

  等待酒醉的顾客醒来,也是代驾司机工作的一部分。工作时间一久,黄海艳也掌握了应付不同客户的办法。黄海艳一般想办法联系他的家人,找小区的保安通过客人的车辆信息询问情况。

  黄海艳是江西新余人,独自来到长沙打拼。工作之余她很少出去逛街。她驾车穿行过长沙的大街小巷,却很少在某一处过多停留,或者散步走一走。她期待着能扩展一下交际圈,“希望多认识一些女代驾,一起出去走一走,逛逛街,运动运动,让我更了解这座城市。”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来源:用眼观天下

  原标题:80后“铂金”女代驾:曾有客户发现是女司机,三次取消订单

  深夜的长沙,酒店、KTV、酒吧门口,代驾司机守候在此,载着意兴阑珊的人们回家。

  80后黄海艳是长沙代驾司机中为数不多的一名女代驾。长沙滴滴出行平台数据显示,在代驾司机中,女性司机占比仅为1%。偶尔出现的女司机格外引人关注。

  黄海艳说,随着交通安全意识的不断提升,代驾司机成了热门职业。深夜穿梭大街小巷,狭小的空间充斥着顾客呼出的酒精味,代驾司机将他们送到目的地,也收获一个个或疲惫、或兴奋、或失落的人生片段。

  9月16日晚,长沙市新韶中路,正在为客人代驾的黄海艳。 组图/记者杨旭

  

  发现是女司机 客户三次取消订单

  “滴滴滴”,9月16日晚上7点,黄海艳的手机中传出客户叫单的提醒声。黄海艳响应的时间很快,点击线上接单,立刻给客户打电话:“您好!我是代驾司机,很高兴为您服务,请问您现在具体位置在哪里?”

  完成这样的动作只需要8秒。而8秒之后,是一场不确定的等待。

  一年半前,黄海艳转行成为一名女代驾司机,一台电动单车,两台手机,一个充电宝,一副眼镜,就是她的工作行头。“偶尔还会带上一个水果,得空了填饱肚子。”黄海艳说。

  “接到我的电话,顾客总是特别惊讶‘还有女司机啊!’”黄海艳身材消瘦,留着齐肩中长发,看上去柔柔弱弱,但语言间带着一股稳重。顾客在途中,往往会因为她的车技和态度,改变对女司机的刻板印象。

  但也有人,没有给她表现技术的机会。黄海艳回忆,去年有位男车主,连续发了三次代驾订单,因为系统自动派单的缘故,都被在附近的黄海艳接到。男车主说自己点错了按键,没有代驾需求。当黄海艳离开后,男车主又通过系统叫了一位男代驾。这让她略微有些难过。

  湖南钢材大市场附近,正前往接单地址的黄海艳。

  

  失恋的乘客 女车主下车后还拉着她聊天

  城市的喧嚣,是在关上车门的那一刻开始或结束的。对于那群活跃在深夜与凌晨时分的人来说,代驾司机无疑是他们连接归途的重要一环。在途中,黄海艳围观着一个个不同的人生片段。

  黄海艳说,为情醉酒的人,从脸上失落的神色中就能看出来,但除非顾客自己讲,她从不多问。

  往往女生更愿意分享自己的故事。曾有一位漂亮的宝马女车主,在闺蜜的搀扶下坐上车。女车主途中向黄海艳哭诉,自己在银行工作,有车有房,身边的追求者众多,但大多都图自己的家庭条件,她期待中的真爱一直找不到。她甚至期待有人能骗骗她,只要让她高兴一下就行。黄海艳劝她不要将注意力放在感情上,到达目的地后,女孩仍不愿下车,请求黄海艳陪着她在小区门口坐坐。还有一位23岁的男医生,与女友总是闹矛盾,读不懂女生的心,也向黄海艳求助答案。

  对于这份“信任感”,黄海艳的理解是,在送顾客回家的路上,代驾司机还扮演着知心人的身份,一边“渡车”,一边“渡人”。有些顾客对她的服务很满意,顺带说一句“以后有什么需要可以找我”。

  黄海艳并不会把这些话放在心上,“他们都是说过就忘的”。

  暖心的顾客 下雨天车主把伞送到她手上

  黄海艳的等级是“铂金”,这是平台第二档高级别,仅次于“钻石”。据了解,等级与活跃、服务、贡献三种经验值有关,等级关乎着她的接单效率,而升级最关键的除了接单量,就是好评率。黄海艳非常珍惜自己日积月累攒下的信用分,这直接关联到她的收入。

  “每次接单遇到的车型都不同,适应驾驶需要一段时间。”黄海艳说,有些车主不太理解代驾司机的工作。一次有些委屈的代驾经历,在她心中留下了深刻印象。

  去年7月,黄海艳接到一位长安车主的订单,车是手动挡。黄海艳很少驾驶这种车,一开始开得有些慢。车开了差不多100米的时候,车主妻子用长沙话说要进挡。黄海艳没听懂,以为车主妻子不是对她说的,继续以慢速驾驶。这引起车主的误会,一度要投诉她。黄海艳建议车主放弃订单,再寻找一位代驾司机。车主以为要多花一笔代驾钱,始终不愿取消订单。直到黄海艳表示,自己可以承担这笔车费,对方才作罢。

  比起倒贴钱,黄海艳更怕车主投诉。平台对于投诉处理非常严格,一旦有投诉,需要连续十五天每天去公司重新学习,这对代驾司机来说,损失比较大。

  但在黄海艳看来,暖心的顾客无疑是大多数。一次代驾中,一辆电动车追尾她驾驶的车辆,车主发现电动车主是聋哑人,用纸笔询问电动车主是否受伤,未提及任何赔偿要求。到达目的地后,天下起大雨,得知黄海艳没带伞,车主将自己的伞送到她的手上。

  “每次遇到这种暖心事,都能让我对工作多一份感恩和坚持。”

  自我减压 鼓励自己明天说不定就会好起来

  每天第一单,黄海艳会在离家不远的地方接到订单,但收工前的最后一单,有可能离家几十公里。每晚8点之后,代驾司机们开始出动工作,接单分为线上及线下两种,但黄海艳更倾向于线上派单。

  她总结了不同时段的接单规律,晚上8点到10点,生意在全市各大酒店附近,因为吃完饭的车主们刚好准备回家;10点之后,生意集中在城区各大KTV、酒吧门口,有些车主发出订单,不是为了回家,是赶下一场聚会;12点之后,夜宵摊点集中的地方,成为代驾司机争先恐后赶赴的地点。

  这些经验,促使黄海艳在可控的范围内有效率地追逐订单,但她很少给自己加量,“一晚能做六七单就不错了。”

  偶尔也有生意差的时候。有时候一整晚只接到两个订单,收入不足100元,失落之余她也会给自己鼓劲,第二天说不定就会好起来。

  等待酒醉的顾客醒来,也是代驾司机工作的一部分。工作时间一久,黄海艳也掌握了应付不同客户的办法。黄海艳一般想办法联系他的家人,找小区的保安通过客人的车辆信息询问情况。

  黄海艳是江西新余人,独自来到长沙打拼。工作之余她很少出去逛街。她驾车穿行过长沙的大街小巷,却很少在某一处过多停留,或者散步走一走。她期待着能扩展一下交际圈,“希望多认识一些女代驾,一起出去走一走,逛逛街,运动运动,让我更了解这座城市。”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黄海艳

  车主

  长沙

  司机

  订单

  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