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心使命|张虹:我的文学初心——一直在我心里流淌的南沙河

深圳新闻 浏览(1439)

每个人的文学渊源都不一样。有些人想与命运作斗争,有些人是为了冲向天空,有些人是为了生计,有些人是为了爱情,有些人是作为人类苦难的代言人或时代的干事,还有我的文学心是因为有一条河静and而美丽的南沙河一直在我的心中流淌。

南沙河是一条梦幻河。河岸上的水坝被高大的橡树覆盖。松鼠是橡树的家庭。他们总是探测大脑并在树洞中挥舞。河滩上有很多树木和灌木。鸟的天堂,麻雀和被称为皇帝的黄猫头鹰和夜莺,自由地飞翔。河流宽阔,淡粉红色的石英砂和细沙覆盖着河床,清澈的河流流淌,淡粉红色的水雾如梦。也有白鹭或朱Xi在河滩上悠闲地散步。他们是南沙河的贵族。苍鹭喜欢在河水中成对行走,或者觅食,或者站在贺州的一条腿上,这是一种恩典,只有上帝的孩子才能做到。朱Xi喜欢一起生活,他们住在一棵树上,树上开满了白花,它一起飞就在天空中弥漫着一朵橙红色的云。偶尔,背着牛的小男孩穿过茂密的树林,唤醒苍鹭和朱溪,南沙河成了童话。林务员的小屋令人着迷。里面的红火和尖叫的茶壶非常吸引人。一个有百年历史的森林人就像传说中的祖父一样。她是一个老巫婆,手里握着竹签,像是白马王子(Prince Charming),洋娃娃的悲哀哭泣和鸽子哨子的啸叫,引起了深深的恐惧。

据说这些娃娃和所有的破娃娃一起埋在村子里。大人总是警告他们的孩子不要去那里。我们的小朋友们成群结队地参观这片神秘的土地。我特别着迷于神秘恐怖的气氛,常常避开成年人的眼睛。一个人跑过去坐在那里,看着长满青草的小坟墓沉思:他们是谁?为什么你这么小就死了?为什么埋在无人知晓的荒凉之地?

沙筏是一条在南沙河里蹲着的清澈的玲玲溪流。冬暖夏凉,绿雾缠绵。玩偶们争先恐后,古老的树林诡异,鸟儿飞舞,乌鸦特别多,乌鸦的叫声让人无缘无故地哭泣。

我独自坐在那里,诗和画,美和恐怖,把我紧紧地裹住。

我的南沙河是上帝造的。世界上没有一条河能比得上她。

我的村庄也是上帝创造的。世界上没有哪个村庄能和她竞争。

南渠和北渠这两个绿色的水环绕着我的村庄,小石桥连接了所有人。在房子前面,房子种满了桃子,李子和竹林。从远处看,这个村庄就像一个大的绿色蘑菇。夏天,芬芳的野玫瑰填满了堤防,运河变成了花溪。我的父亲是湖北人,父亲是传说中的人,后来在南沙河的地面上慢慢洗净了黄昏时他腿上的泥巴,然后静静地坐在陈旦树下。 (果树上有一种芬芳的水果,可以当药吃而不吃),从外套的口袋里拿出一张邹巴巴纸,慢慢地吸走烟叶。过了一会儿,四川的陈木匠来了。然后,河南的锋利刀来了。过了一会儿,伪军官张来了。还有一位可乐曾担任过大个子后卫。这些看过世界的人,坐在大树下,抽干烟,摇风扇,给嘴一个新的一年:如何在湖北地上吃人,就要吃四道菜,必须坐在八仙果桌上,在这个季节不将大米脱粒,取而代之的是让它进入闲置的冬天然后慢慢脱粒,等等。四川地面上的女人多么美丽,聪明,善解人意,为什么说“四川不缺”?这是因为四川地上有太多美丽聪明的女人。您出门时会被卡住,而且再也不想回家了。河南中原土地,这里是男人的地方。这个男孩干净挺拔,而且充满男子气概。伪军官没有说他所见过的世界。他说,他救了的人,各种各样的人,故事生动,人们就在眼前。焦先生说,老板不是一个坏人,至少他的对手很友善。我说肚子疼。在军事医生到来之前,老板像父亲一样将他抱在怀里。那时,Jiao是15岁。

当他们八卦时,玩偶会一个接一个地跑。南运河是两个相连的大型农村地区。院子里有一只大草蝎。较大的玩偶坐在陈旦树下,聆听湖北,河南,四川和麦秸周围的小玩偶。我着迷,和老鹰一起玩捉鸡。当然,还有一些弟兄姐妹躲在稻草后面并拉着他们的手。小镇的夏夜是一个热闹的地方。

突然间,风琴在森林里响起,水流来到了天堂音乐,或者是荣耀。每个人都平静下来,脸朝西北方向转。在那里茂密的竹林里,老修女张承德住过。她是村里的医生。

突然有一天,一切都发生了变化。所有这些人都变得贫富。他们戴着高帽子在街上游泳,尖叫和尖叫着自己,用扫帚清理村里的所有小巷,不再敢在湖北和河南说出有趣的东西。

另一个故事诞生了。父亲全身被吸烟和受伤。他从地上爬起来,走向南沙河。他把衣服和身上的鲜血洗净,把衣服擦干然后放回去,唱着京剧“亲我喝了一碗酒,我很勇敢!”父亲从小就没有母亲所以他总是唱这个。

老修女们没有说出如何战斗,走下一批战斗平台,仍然对待村民。她手中的灯笼在夜间游泳,就像野火一样。

傀儡军官疯了,他试图反击并总是殴打他的妻子。拿着竹竿晾衣服,他赢得了张王村的奔跑。

我的姨妈每天都要回到家里,风雨不受阻碍。她住在六里路外的上元官镇。阿姨是一个小脚的女人,像鸭子一样走路。上元官来到我们这里,想走一条蜿蜒的长路,穿过南沙河上的木桥。我姑姑黄昏时出现在村里,我惊讶于她如何走过这条路以及如何过桥。

我的阿姨,我用手摸着黑漆的棍子喊道。嘿,阿姨!

我姑姑其实什么都没有。她只是想看看我们。她说我们可以看着我们,晚上睡觉。她一个接一个地摸了摸我们的头,然后对她的母亲说,让娃娃看起来很好看起来更难。她对她父亲说,你一定很好。如果你听不到,那就好。

父亲点点头,他的眼睛深深地看着他的阿姨。

然后父亲把他的阿姨送回来了。过桥的时候,父亲抱着她。经过南沙河后,父亲回来了。父亲说,等一天,让我们把你的阿姨带回来。

那天是一天?我抬起脸,问我的父亲。

父亲重复说那天是美好的一天。

所以我期待着每一天的美好时光。我经常坐在南沙河沿岸的沙丘上,等待美好的一天。

如果天气不好,我姑姑会留下来,这是我们的假期。半夜醒来,我听到姨妈和母亲说话,蚕吃桑叶,狡猾。阿姨的南山人的口音,像一首歌,充满了内心。

我姑姑过得很辛苦,但我姑姑总是笑笑。新中国成立前一年,她是地主的小妻子。解放后,房东压制,她成了房东。

我越过南沙河上中学。我曾在大铁门外多次渴望的三姑市非常荒凉。校长陈永年挂了一张小黑卡,打架。他的妻子金水莲小心翼翼地躲在一边,在没有人守卫的时候给他吃饭。当我看着金水莲时,我低声说了一位金老师。她是一名图书管理员,看起来很善良,很有爱心。金老师非常惊讶。现在没有人打电话给她。有一天,她站在图书馆前面向我挥手。我走过去,抬头看着她,又叫了一位老师。她告诉我以后再读这本书。当你不在课堂上时,你可以来。当你进来时不要让人们看到。

当时学校停课了,我有很多时间浸在图书馆里。图书馆有两个世界,一个是向公众开放的,书架上有《红旗谱》《林海雪原》《青春之歌》《红岩》,依此类推。另一个贴在印章上,金让我默认通过窗户进去。那是灰尘和蜘蛛网所在的地方,书本的海洋是《牛虻》《沉船》《怎么办》《安娜卡列尼娜》《复活》《红与黑》,依此类推。每天我将头一个一个地埋在蜘蛛网中,一个狡猾而神秘的文学帝国在我眼前揭开神秘的面纱。

我突然有表达的欲望。我渴望将我的南沙河,我的村庄,我的家乡和亲人带入文学馆。

文学因此依附于我。

作家简介

张虹,中国学会会员,陕西省作协副主席。有14部作品,包括小说《出口》,长报道文学《白河纪事》,中篇小说集《都市洪荒》《记住月亮升起的地方》,论文集《心海拾贝》《婆屋那边的事》,诗歌集《红,我的颜色》,电视剧《爱无尽头》(与他人合作) ,数字电影《村支书和他的媳妇》等。他获得了第一届济源文学奖,第一届柳青文学奖和第一届陕西省作家协会年度文学奖。

◆ ◆ ◆ ◆ ◆

【投稿说明】

请发送电子邮件至:

热爱文学,热爱生活,欢迎贡献!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