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金融科技激发银行改革新动能

深圳新闻 浏览(687)

我们的记者周翠

最近,中国人民银行发布了《金融科技(Fintech)发展规划(年)》(以下简称《规划》),为未来三年的金融技术工作做了顶级设计。《规划》应用的出发点和落脚点在于应用科技手段,更好地发挥金融服务在实体经济和民生需求中的作用。

作为金融供给方结构改革的重要力量,银行正在加深对金融技术的理解和应用,加强金融技术的战略部署。近日,中国光大银行首席业务总监兼数字财务部总经理杨冰冰接受了《金融时报》记者的采访,对金融技术如何赋予银行金融服务权力进行了深入分析,并将其转型数字化。中国光大银行()。例如,它描述了光大银行的数字概念和实践。

《金融时报》记者:最近,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规划》得到了各方的广泛关注和讨论。金融技术对商业银行的意义何在?对银行的转型和发展有何影响?

杨冰冰:随着金融技术应用场景和业务范围的不断扩大,市场分工从产品竞争上升到生态合作,国内主要银行将金融技术视为重要的发展战略。金融技术是推动银行系统,产品和模型创新的主要因素。金融技术的深入应用可以解决银行在改革中面临的能力不足的问题。

金融技术升级风险管理能力。大数据,生物识别技术和区块链等技术的深入应用提升了银行的风险管理能力。在风险识别方面,市场的整体信息不对称性大大降低,为识别风险提供了透明有效的环境。在风控效率方面,通过金融技术进行风险管理和控制过程的整体在线和智能转换将提高成本控制效果,同时降低风控成本。在风险定价方面,我们不断完善客户人像系统,实现金融产品的准确匹配。

金融技术推动产品服务创新。以大数据,人工智能和虚拟现实为代表的金融技术在金融产品整个生命周期的动态创新中起着关键作用。此外,金融技术应用可以提高银行的整体数据管理能力,改善市场洞察力和反馈系统,并不断提高创新的效率和有效性。

金融技术优化了客户服务模式。为了改变目前客户关系管理的困难,银行应继续加强大数据,生物识别,5G技术和社交媒体的应用。大数据的不断发展有助于有效地完成客户的真实肖像,使成千上万的个性化服务成为现实;生物识别技术和5G技术的应用使风险在线审计成为现实,为客户提供了回归银行愿景的基本支持。社交媒体和人工智能的应用有助于银行和客户保持相对密切的关系。

《金融时报》记者:加快金融技术的战略部署和安全应用已成为深化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提高金融服务经济能力的内在需求和重要选择。但是,银行在应用金融技术方面仍然存在一些困难。问题是,解决这些问题的关键要素是什么?

杨冰冰:银行在发展金融技术的过程中确实存在一些问题。例如,银行相对保守的经营理念与金融技术的创新特征之间的矛盾,银行对金融技术的发展和金融技术监管的容忍度认识不足。性和效果问题不足。

为了解决银行在金融技术发展中遇到的困难,有必要以问题为导向,抓住“牛鼻子”。我相信,我们必须在产品服务,智能运营管理,开放式架构和技术生态发展的产品化方面努力,创造银行的第一生产力。

首先是产品服务的产品化。实时监控并快速了解客户和业务信息。银行应加快全行数据资产管理平台建设,实现数据资产的集中管理,深度挖掘和交叉应用;为差异化数据创建处理能力,例如非结构化,半结构化和流数据;利用数据源作为重要战略资源和绩效指标,建立相应的管理机制。

第二是智能运营管理。实现智能设备的人力资源替代和科学决策支持的流程转型,创建满足个性化需求的智能产品服务体系。银行需要增加高级算法的引入和消化,同时引入公共云或构建私有云以提高基本计算能力。

第三是架构系统的开放性。银行需要在应用层标准化和打包服务,如账户管理,支付结算和贷款融资,以实现开放输出能力;基于平台级的模块化概念构建企业级分布式服务框架,培养与云计算兼容的技术能力。加速设备级云计算基础设施的构建,以适应银行环境中灵活变更和快速部署计算资源的需求。

第四是技术的生态发展。银行技术能力的发展应从简单,全面,全面的外包升级到生态竞争水平。不同规模的银行可以采用不同的生态模型来发展自己的技术能力。此外,技术生态系统需要相应的行业技术标准,信息披露规则和争议解决机制。各方应建立自己的资源禀赋,在生态系统中发挥不同的作用,共同促进金融科技的健康发展。

《金融时报》记者:“四个现代化”的建设是银行数字化转型的关键概念和路径。那么,在具体进展中,需要从组织机制中采取哪些保障措施来加速金融技术的有效发展?

杨冰冰:建立“五要素”适应性生产关系,加快金融技术的发展。首先,我们必须树立责任感。金融科技人应该具有百年历史的银行的历史使命和荣誉感。他们应该以更广阔的视野,更广阔的思想和更大的模式来审视当前的工作和工作环境,并以斗争的精神解决问题。问题和困难。

二要提高治理能力,提高管理层资金和技术背景的干部比例,为管理层讨论和决策提供专业意见;建立管理下的金融科学技术委员会,在管理决策前进行专业论证;主要金融技术工作通过金融技术委员会促进实施,避免单一部门的推广。

第三是建立一个敏捷组织。使用技术预工程,灵活的团队和功能模块来创建快速升级功能;加快扁平化架构建设,使组织具有灵活的管理能力,有机整合,动态调整,跨部门高效协作;建立高度灵活,灵活的人力资源配置机制形成了一个标有业务能力和工作特征的人力资源库。

第四是形成容错文化。由于金融技术创新本身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因此在开发过程中不可避免地会出现错误和错误。能否正确处理和处理这些错误和错误,与创新工作的长期发展有关。当审慎文化与真实的市场需求相冲突时,创新并不急于作出否定的结论,利用反复试验机制给予他们自我认证的机会;当创新面临困难或被证明与市场预期不符时,给创新型员工提供一定的容忍空间,为创新型员工提供保障。

第五是塑造风险投资的概念。金融科技的建设具有初期投资大,动态调整频繁,不确定性大的特点。在制定金融技术投资计划时,银行必须充分了解其客观发展规律,并将金融技术投资作为资产形成过程而非费用。

《金融时报》记者:据了解,光大银行最近宣布将原电子银行部门重新命名为数字财务部门,并率先成立行业数字财务部门,从战略上迈进了一步和机制。中国光大银行数字化转型和金融技术发展的重要布局是什么?

杨冰冰:数字产业化和工业数字化已成为中国经济增长的两大动力。数字经济和实体经济将继续融合发展,新旧发展动能将加速持续转型。在这样一个时代的推动下,数字金融的诞生是历史发展和市场趋势的必然选择。数字财务部门的更名正是光大银行在时代的发展,着眼于“敏捷,技术,生态”三大战略转型。基于金融技术的力量,本行推进全行数字化转型升级,为一流的理财银行创造重要布局。

中国光大银行数字金融部将承担三大主要职责:一是数字金融业务平台建设,二是创新业务实验领域和孵化场所;三是加强传统金融服务数字化转型。通过多年的建设,光大数字金融在一些领域初步形成了光大的特色和领先优势,包括坚持“开放”的发展理念,通过账户,存款等各种综合服务解决方案的公开出口和对外合作。贷款,已初步建设相对完整的开放式银行体系;诞生“云支付”,“云支付”,“免费贷款”等知名产品,积极实行包容性金融;以手机银行为核心,形成移动金融生态链,提供“金融+生活”一站式便捷服务;公共渠道的平台转型正在加速,行业综合解决方案有助于企业客户的数字化转型。

在下一个商业模式布局中,光大数字财务将坚持四大战略。首先是科学技术的推广,强调科技创新的文化观念的培育,科技创新实验室等基础平台的作用,以及产品创新的加速和区块链等新技术的应用和5G创造可持续发展的动力。第二个是数据驱动,促进数据管理,数据分析和数据管理功能,增强所有员工的数据资源,数据服务和数据创新意识,构建覆盖前后中心的数据驱动业务逻辑。三是开放服务,继续推进金融产品全开放,与各种企业平台合作融入生态系统,构建集线上线下一体化,存贷款业务整合于一体的开放服务模式,消费者互联网与工业互联网整合。第四是生态协同作用。数字化转型与生态圈建设相辅相成。金融机构与机构,平台和情景相连,使用户,数据和产品服务在生态圈内有序流通,促进各部门的协调发展。

(编者:HN6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