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进供给侧改革仍需总需求管理的配合

今日说广东 浏览(1131)

自2015年11月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财政经济领导小组和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多次提到推进“供给侧结构改革”,旨在完成“去生产、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短板修复”五大任务,其中去生产尤为紧迫。 一方面,产能过剩保持了工业产品的低价格。生产者价格指数连续46个月为负值,导致产能过剩行业的整体利润空大幅下降,企业经营难度越来越大。 另一方面,为了避免产能过剩企业倒闭带来的债务风险和财务风险,有必要不断向这些低效企业投入信贷等宝贵资源,从而形成低效企业与高效企业之间明显的资源错配。 从长远来看,它会降低整个社会的生产效率,不利于经济的长期增长。

过去,中国主要通过扩大总需求来吸收过剩产能,这将在短期内缓解产能过剩的程度。然而,过剩的产能,特别是低效的产能,并没有被消除。因此,扩大总需求只会推迟产能过剩的爆发,而无法治愈它。 我国的产能过剩问题有制度根源:地方政府往往支持钢铁、水泥和汽车等高投入高产出行业,以追求高增长和高税收。地方政府之间的竞争往往导致重复建设,从而导致产能过剩;当产能过剩发生时,地方政府通常会通过补贴和其他方式“输血”本应由市场淘汰的企业,从而使产能过剩问题持续存在。 要消除产能过剩,必须通过供给侧改革理顺政府与市场的关系,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性作用,通过市场竞争淘汰产能过剩行业的低效企业。

推进供给侧改革从长期来看将增加潜在的经济增长,但从短期来看将增加经济下行压力。因此,需要扩张性总需求管理的合作才能顺利推进。 面对上世纪90年代末的产能过剩问题,中央政府启动了以国有企业改革为核心的供给侧改革。中国经济淘汰了低效的国有企业,经历了一个新陈代谢的过程,走得很轻松。加上外部条件改善等有利因素,中国潜在经济增长率大幅提高,实现了2002年以来的新一轮高速增长。 然而,不可忽视的是,产能过剩给中国经济和社会带来了巨大压力。仅在1998年和1999年,国有企业就解雇了大约2200万工人。 为了保持社会稳定,中央政府在推动产能淘汰的同时,并没有放弃对总需求的管理。例如,通过财政补贴为国有企业下岗职工提供基本生活保障,出台税收优惠政策和信贷政策,鼓励非国有企业接受国有企业下岗职工。

目前,如果我们大力推进产能淘汰,很可能导致就业压力凸显。 据统计,尽管中国劳动力市场的需求比率仍高于1,但2015年第二季度和第三季度的需求比率分别仅为1.06和1.09,为2013年以来的低点 国家统计局公布的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连续43个月低于50%,非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连续11个月低于50%。 此外,一旦停产计划实施,一些产能严重过剩的省份很可能会出现地区失业。 基于此,推进供应方改革的进程需要辅之以扩张性总需求管理政策。 特别是鉴于中小企业作为吸纳就业的主体面临沉重的税收负担和较高的融资难度,有必要采取以减税为核心的积极财政政策来减轻企业的税收负担,并通过适度宽松的结构性货币政策来解决企业的融资困难,从而使中小企业能够更好地发展,承担因产能过剩而带来的就业问题。

最后,需要强调的是,宏观经济理论和政策的最新发展表明,总需求管理比传统观点具有更强的宏观经济调控能力,精心设计的总需求管理方案不仅能有效应对需求冲击,还能在一定程度上应对供给冲击。 货币政策的最新实践表明,设计良好的通胀目标制能够更好地应对供给冲击,这超越了总需求管理必须平衡产出和通胀以应对供给冲击的传统观点。 一方面,大多数以通货膨胀为目标的国家都以核心通货膨胀率为目标,这至少排除了粮食或能源价格上涨造成的第一轮供应冲击的影响;另一方面,豁免条款允许央行调整通胀目标,以应对意外的供应冲击。 例如,为了应对1979年的石油供应冲击,德国央行将其通胀目标从2%上调至4%,因为这一冲击带来了“不可避免的价格上涨”,阻止了可能由过度货币紧缩导致的产出大幅下降。 因此,在应对供给冲击时,我们不仅要关注供给方面,还要充分利用总需求管理政策。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建设合作创新中心研究员陈严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