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大战引发诉讼 天眼查企查查等竞争日趋白热化

东莞新闻 浏览(863)

?广告大战引发诉讼 “商查”领域竞争日趋白热化

  文/华明

  企业信息查询平台正在快速发展,背后的竞争也愈发激烈。

  近日,企业信息查询平台天眼查的运营商将企查查运营商告到了北京海淀法院,主要原因是企查查在广告中用到了“查公司,查老板,查关系”这句广告语。在这场法律纠纷的背后,是企业信息查询这个细分领域行业格局的变化。

  近年来,在国家一系列大数据相关政策的指引下,我国大数据产业实现了跨越式的增长与发展。随着用户对于企业信息以及商业类大数据查询的需求越来越大,天眼查、企查查以及启信宝等企业信息查询平台瞄准了这部分需求从而快速崛起。

  经过群雄并起与跑步圈地,企业信息查询行业不断洗牌,而天眼查与企查查之间这场备受外界关注的法律纠纷,折射出的是这个行业的进一步发展。

  广告大战后的诉讼

  根据海淀法院公开信息,天眼查运营商北京金堤科技有限公司,以不正当竞争为由将企查查的运营商苏州朗动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诉至法院,要求其停止侵权并赔偿经济损失520.45万元。目前,此案正在进一步审理中。

  天眼查方面表示,公司于2014年11月首创“查公司,查老板,查关系”的广告语,随后在北京、上海、广州等地投入近两亿元,通过地铁广告、微信推送、影视植入等方式,大范围宣传和推广天眼查“查公司,查老板,查关系”的核心功能,这句广告语已与天眼查工具形成了特定的、固定的联系。

  天眼查称,企查查的运营方在通过媒体发文、电梯间商业广告等途径为自己的产品做宣传时,采用了与天眼查整体相似的广告装潢设计,包括同样使用蓝色作为背景色、白色作为广告字体色,广告主画面都是一名自然人配以夸张、迷茫等表情,更重要的是将“查公司,查老板,查关系”这句广告语用在自己的广告宣传中。

  事实上,由去年开始,天眼查与企查查在全国多个城市的地铁与楼宇进行了轮番的广告肉搏战,双方都投入大量资源进行自身的品牌与业务宣传。而这场诉讼的背后,则是企业信息查询这个细分行业的快速发展。

  行业5年从无到有

  在企业信息查询平台5年多的发展中,天眼查、企查查以及启信宝三家一直位于这个领域的头部位置。

  据媒体报道,2014年3月,陈德强、杨京和施阳一起在苏州创办了“苏州朗动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并迅速上线了企查查的前身微信版“企业信用信息查询”,提供企业工商信息查询服务。两个月后,微信端用户突破12万,创始人杨京等人顺利拿到了天使轮投资。

  而就在企查查拿到天使投资的当月,启信宝也紧随其后在苏州成立,2014年10月,有着深厚的大数据行业学术背景的柳超则在北京成立了天眼查。由此,三家公司拉开了企业信息查询平台元年的大幕。

  天眼查与企查查在创始人背景上有着一些不同。据公开资料显示,柳超曾是河南省理工科高考第一名,2003年毕业于北京大学计算机系,拥有美国伊利诺伊大学计算机硕士与博士学位,后担任美国自然科学基金数据挖掘方向的专家评委,曾任职于美国微软研究院和腾讯,其背景足够耀眼。而企查查的创始人兼董事长陈德强甚少公开露面,另一创始人兼CEO杨京,南京工业大学地理信息系统本科毕业,曾任亚信联创项目经理,原欧索软件电信事业部总监。有媒体曾经采访过杨京,称其无论是在企业经营、背景履历以及生活爱好方面都较为“接地气”。

  在三家公司中,启信宝于2015年9月被合合信息以3000万元并购,原创始团队已于2015年7月从工商系统里全部退出,目前由合合信息相关团队负责整体运营管理。

  企查查2015年即宣告盈利,成立以来已获得六轮融资,其中最近一次C轮融资在2018年8月,投资方为鹏元征信,而鹏元征信已于2019年7月退出。

  天眼查则在2017年开启商业化并实现盈利,其A轮融资达到了1.3亿元。而在今年5月,央行重启企业征信备案后,天眼查被列入了首批获此资质企业名单中。

  天眼查跻身头部

  尽管一路走来,天眼查、企查查以及启信宝一直牢牢占据着市场领先地位,但三家之间的暗自较劲从未停止,在多个数据维度下,天眼查从2017年开始逐渐占据行业龙头位置。

  据Talking Data数据显示,2019年4月以前,企查查的人均单次使用时长稳居第一。4月,企查查是8.34分钟,天眼查的是5.8分钟,启信宝的是2.4分钟。而到了2019年6月,天眼查赶超企查查。另一家第三方调研机构Quest Mobile的数据则显示,企查查的人均单次使用时长依旧比天眼查高,6月份,企查查是6.8分钟,天眼查的是5分钟,启信宝是3.7分钟。

  综合来看,用户使用时长或和双方的产品定位存在关联,与天眼查一直追求数据上的广和深不同,企查查则注重产品打磨,部分产品界面更简洁。此外,因为双方在用户群上的差异越来越大,天眼查近些年更注重在核心人群的扩大上,因此导致整体用户使用时长也逐渐有了距离。

  在活跃用户数上,企查查占据了多年的首位,数据显示,2017年5月之前,月活数据是三家之首,但从2017年5月开始,逐渐被天眼查赶超。截至2019年4月间,月活数据被启信宝赶超,企查查第二的位置被超越。

  2017年对于天眼查而言,是关键一年。天眼查从2017年4月开始商业化,5月份便实现月盈亏平衡,创始人柳超称当年底其营收达到6000万元。2017年8月,柳超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拿百度指数来做衡量,天眼查已是行业第二名的5倍,第三名的9倍,日均访问在千万级。

  根据前瞻产业研究院发布的《2018-2023年中国征信行业市场前瞻与投资战略规划分析报告》,截至2018年6月,我国信用服务应用活跃用户规模已达872万。其中天眼查的活跃用户规模为275.2万,占总活跃用户的比重为31.6%;企查查的活跃用户规模为245.1万,占总活跃用户的比重为28.1%;启信宝的活跃用户规模为125.2万,占总活跃用户的比重为14.4%。三家企业为行业前三,在总活跃用户中合计占比超过74%。

  而从最新的数据来看,三家的月度活跃数整体都稳步提升。根据第三方数据Talking Data显示,2019年6月,天眼查的月活跃用户量为990万,而企查查仅有141万,相差6.38倍,启信宝181万,相差5.46倍;根据另一家第三方数据Quest Mobile显示有同样的趋势,2019年6月,天眼查的月活跃用户为985万,企查查的仅有103万,相差9.55倍;启信宝156万,相差6.32倍。

  此外,三家数据平台的数据均被媒体报道所广泛使用,而根据数据调研机构苗建信息的数据显示,2019年1-7月期间,媒体使用天眼查数据产出约64万篇报道,而使用企查查的报道约24万篇,前者为后者2.64倍,使用启信宝的报道约为15万篇,天眼查为启信宝的4.21倍。

  天眼查赋能模式突围

  前瞻产业研究院数据显示,到2017年,我国信用服务市场规模仅为37.30亿元。而截至2018年6月,我国企业征信机构已有125家。与此同时,发改委于2018年9月表示,要大力推进社会信用体系建设。

  今年4月,央行再度开闸企业征信牌照。5月天眼查成为该领域第一家获得企业征信牌照的企业;两个月后,企查查也宣布获得了央行企业征信机构备案。

  据媒体报道,美国企业征信规模占GDP的平均比重约为0.0088%,而我国的这一数字仅为0.0039%,这也说明征信市场规模仍存较大提升空间。

  对于这样大的未来市场,无论是天眼查还是企查查都在试图进一步扩大业务布局。比如,企查查已经直接进入相关企业服务领域,以“权查查”“企服服”等新品牌面向用户,尝试开拓商标代理、记账代理等业务扩大商业布局。

  天眼查则是以合作的方式“赋能”相关领域,2018年3月推出了天眼查Inside服务,在企业业务上寻找更大的空间。

业务线提供专业级查询与检索功能,实现人工难以完成的海量查询、深度挖掘以及风险规避;顺丰速运则通过天眼查专业版的API端口接入,能够快捷而全面地掌握其合作的95.13万中小微企业客户的基本工商信息、企业风险信息等多维度数据。

  天眼查披露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5月,与天眼查合作的大中型企业已超过2700家,覆盖金融、通信、法律、科技、制造、批发零售等各行各业,深度嵌入到这些企业的业务流程中,间接服务了超过1000万家小微企业。

张国帅 达到当天最大量

http://www.sugys.com/bdsoFA23